甘肃 切换城市

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

    热门
    城市

    智头条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0571-28221460

    All in AIGC 的扎克伯格,坐不住的 Meta

    2023-03-14 14:52:05

    来源:巴比特资讯

    阅读:4947

    评论:0

    面对火热的ChatGPT,狂欢的粉丝,再看看自家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Horizon Worlds,估计但凡是个有点东西的企业都坐不住,更何况是扎克伯格和改名明志的Meta呢?前不久,小扎高调宣布成立顶级产品团队,专注于AIGC及其发展。

    根据小扎在社据媒体上公布的信息,这个团队可以说是整合了Meta全公司搞AIGC的人才,并且小扎还说要把相关技术成果应用到Meta所有的产品中。例如把AIGC中的文本生成、对话能力移植到自家的WhatsApp、Messenger等;图像生成能力要应用到Instagram上;以及更重要的,在未来还要探索视频和多模态的玩法。就在前几天,Meta还表示技术、产品团队均已准备就绪,Meta这波俨然一副All in AIGC的节奏。另外,小扎还定了两个目标:

    • 短期:打造具有创造性和表现力的工具。

    • 长期:开发能够用各种方式帮助人们的AI角色。

    “顶级”团队,有多“顶级”?

    “顶级产品团队”无疑是这次Meta宣传的最大亮点之一。据外媒AXIOS报道,Meta新团队将由“AI和机器学习”副总裁Ahmad Al-Dahle领导。这位老兄于2020年4月加入当时还未改名的Facebook,主要负责AI、机器感知和XR等方面的领导工作。而在此之前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苹果的特殊项目小组(Special Project Group)就职。

    至于“顶级产品团队”其它成员的信息,目前Meta官方还未做更多的透露。但根据小扎“将多个生成式AI团队整合到一个小组”的说法,Meta自家的大语言模型LLaMA团队很可能也会加入进来。而Meta的AI部门首席科学家、2019年“图灵奖”得主Yann LeCun(自称汉语名“杨立昆”)之前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几乎所有LLaMA的研究人员都是来自FAIR在巴黎的分支机构。若果真如此,那么Meta这次整合的“顶级产品团队”将是跨全球的一次大动作,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

    杨立昆1960年7月8日生于法国,2018年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演讲

    野心够大,实力几何?

    小扎All in AIGC野心十足,那背后的技术实力够不够呢。在此前的发布中,Meta的开源大语言模型LLaMA包含四种规格:7B、13B、33B和65B,并且官方还声称效果要优于OpenAI的GPT系列,甚至13B的LLaMA在单个GPU上就能运行。它的主要运行原理和以往的大语言模型大同小异,都是将一系列单词作为输入,并预测下一个单词以逐渐递归生成文本。至于为何要发布不同规格的大模型,Meta对此的解释是“近来的研究表明,对于给定的计算预算,最佳性能不是由最大的模型实现的,而是由基于更多数据训练的更小的模型实现的。”换言之较小的模型规模加上比较大的数据集,获得的性能可能会比更大规模模型的要好很多。一方面,小规模模型需要的计算能力和资源相对来说都会节约很多,另一方面,它还能基于更多数据集训练更多模型,更容易针对特定的潜在产品或用户用例进行重复训练和微调。

    至于实际效果,小扎更是放出豪言,这是AI大语言模型里的新SOTA模型,在生成文本、模拟对话、总结书面材料以及推演数学定理或预测蛋白质结构等五花八门的事情,它都能干。相较于有1750亿参数的GPT-3,最多拥有650亿参数LLaMA在大多数基准上的确都要优于GPT-3。

    后发先至,后来居上?

    有一说一,不要说相比其他科技巨头,就是比2021“元宇宙元年”时自己的表现,Meta这波入局怎么看都是落后了一步。早在现代企业诞生的几百几千年前,古人的围棋和象棋理论中就有“宁输一子,不失一先”的说法。几十年前,思科公司的约翰·钱伯斯又提出了著名的“快鱼理论”:当今市场不再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

    2021年当元宇宙概念首次提出后,Facebook很快就改名Meta,既是表明自己的雄心壮志,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粉丝。然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Meta在这一年多里,除了烧钱就是裁员,以及自家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Horizon Worlds。去年11月Meta裁员1.1万人,两周前又裁掉数千人,可是小扎嘴里的“2023将是效率年”却不知道还需要多少牺牲品。去年底时有人说小扎的行为彰显了“其作为犹太人,骨子里的冷血无情,刻薄寡恩终究是本性难移的”。对小扎的人品如何在此不做评价,但一些Meta员工的自述可以让我们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十年大干快上,换来今天的一地鸡毛。”

    也有人说小扎的行为不过是业内现状的缩影,反映了业内普遍存在的焦虑情绪,毕竟元宇宙到现在还基本上是八字没一撇,连好点的XR硬件厂商都屈指可数。相比之下还是AIGC更务实点,更何况ChatGPT最近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和机器人对话可比玩VR游戏简单多了,也更有意思,至少就目前来看,引人入胜的VR游戏还是太少,质量更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不论是否承认,元宇宙作为宏大叙事毋庸置疑,但目前更多的还停留在理论阶段,实际应用少得可怜。与此相反的,ChatGPT立足AIGC与聊天机器人的结合部,一出手就是杀手锏,也多亏了OpenAI在一个领域内深耕八年才有今日的惊艳亮相。而八年前的Meta又在做什么呢?虽然“大干快上”让它也在短短数年内获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但正如老话说的,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风口之后呢?

    另外关于聊天机器人还要多说几句,虽然Siri,ChatGPT等都堪称是现象级产品,但这个概念其实早已有之。1966年,德裔美籍的电脑科学家约瑟夫·维森鲍姆在深入研究图灵测试后,亲自动手开发了一款程序ELIZA,模拟心理医生的对话访谈,之前在展望Web3未来时曾提到过它。碍于当时电脑的普及程度极为有限,ELIZA仅在学术圈内掀起了一点波澜。直到1994年“聊天机器人”的概念才被确立,并逐渐发展成今日规模的庞大产业。

    关键词: 扎克伯格 AIGC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